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 疯狂减肥营”遍地开花有人花15万封闭减肥反胖5斤

2021-11-24 06:12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疯狂”的双十一刚刚落下帷幕,而大多数人疯狂的消费欲和商家的疯狂营销手段却并不会因此而停步。近日,南都课题组针对本次双十一做了一系列消费观察报道,其中一篇对各类“减肥”产品在本次抢钱大战中的运营逻辑和消费风险作了分析。

  线上“减肥”产品的疯狂营销虽告一段落,但线下“疯狂”的减肥训练营依然在不断扩张。“一日三餐吃不饱”“花钱买罪受”,这种“魔鬼式”训练,帮助不少肥胖者成功减重。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减下来,频频出现的安全事故也不容忽视,横纹肌溶解症、猝死...... “疯狂”的减肥训练营背后很有可能危机暗涌。

  此外,在减肥营里,营养摄入与运动量搭配是否科学合理,身体健康指标如何及时精准评估,出营后怎样才能保持体重不反弹,更是许多减肥者的担忧。本期,南都新医美观察课题组继续关注减肥界的另一大军——减肥训练营,结合调查走访剖析行业现状,聚焦市场具体表现。

  大码模特,虽然有不少声音呼吁消除“瘦即美”的偏见,但追求苗条仍然是多数人的目标。 南都记者 黎湛均 摄

  这看似十分充实的安排,是小艺(化名)在封闭式减肥训练营的每日必修课,每天早上从8点起床到晚上9点,除了午休和吃饭,其余时间小艺基本都在运动训练,大约7小时。

  而小艺在这里的一日三餐,与如此高强度训练匹配起来有些令人心疼,都是鸡蛋、红薯、玉米之类。“我没有一餐吃饱过,饿得不行了求教练给我吃一口,他也只会给我吃一小节玉米。”

  就这么每天坚持训练7个小时,吃着低脂的减肥餐,到了一个月训练营结束时,小艺发现,自己不仅没瘦,反而比进营的时候胖了5斤。

  其实加入减肥营“花钱买罪受”并非是小艺的第一选择,在此之前她也尝试过很多种减肥方法,最开始是节食减肥。小艺身高160,以往体重一般在120斤左右,那个时候想要更瘦,她就曾照着网上学来的“14天减肥法”节食,早上吃个鸡蛋喝杯黑咖啡,中午吃几百克水煮菜,晚上吃点水果。依靠这种方法将近一年,小艺的体重最轻时只有94斤。但不久后,由于慢慢回归正常饮食,依旧不锻炼,小艺又胖回到120斤。

  之后因为生病,小艺服用了一段时间含激素药物,体重暴涨至150斤。衣服型号从xxl变成了xxxxl,不管时尚圈流行什么bm风、男友风,在小艺这里只有“胖妹、加大、宽松”。为此,小艺曾一度自暴自弃,不化妆、不洗头、不打扮,还害怕照镜子。

  于是,小艺再次走上了节食这条“捷径”,不过坚持了半个月体重一点没变化。于是,小艺又办了张健身卡,在健身房里,小艺还认识了一个体重差不多的女性朋友,两人互相监督减肥,一起踩椭圆机踩了30多天。但小艺每次运动后饿得头昏眼花,吃得更多了,体重没发生变化。

  于是,两人将目光转移到了全封闭式减肥训练营上来。“报名费一万五,一个月为周期,有教练制定饮食和运动计划,据说有的学员一个月就瘦了30斤”,小艺觉得训练营总有办法帮助自己减下来的,还刚好有人做伴,于是心一横就刷信用卡报了名。

  在训练营里,一个月周期的减肥班一共有5个组,每组4个学员,小艺和朋友被分到了同一个教练组下。教练给每个人都规定了每周的减重指标,成绩最差的小组带队教练会被扣工资,所以教练每天铆足了劲盯着小艺训练。

  不过,在经过第一周持续每天近7小时的高强度运动下来,小艺的体重不降反增。教练表示,是因为小艺的代谢太差了,身体还没有恢复到生病前的状态,坚持运动把代谢提高就会瘦了。

  可过了第二周,小艺也只瘦了0.3斤,每天高强度的训练也有点吃不消了。“每天训练其实挺难扛的,就算我咬牙都坚持不下来,经常腿上会淤青好几块。”

  同时,小艺还发现自己特别容易掉头发,而她认为这是因为营养没跟上。“以前节食减肥的时候我也掉头发,但是那时候头发多我就没在意。”为了保住发际线,小艺会在晚上偷偷加点餐。

  如此循环往复的高强度训练、控制饮食近一个月后,在出营前小艺称了称自己体重,竟然达到155斤了,比入营的时候还重5斤。

  不久前,小艺将自己的这段“减肥故事”公开,并在一些公众号热传着。而像她这样的“故事”相信还有不少,“花钱买罪受”,还是一点没瘦下来。不过有医生向课题组表示,小艺本身的肥胖是服用激素性药物导致,情况有些特殊。一般情况下,破译古汉语“活化石” 《温州话辞典》首发。减重首先需要排除有无器质性疾病,像某些内分泌紊乱会带来病理性肥胖,如垂体瘤等。若不改善器质性病变或药物性伤害,减重也无从谈起。

  根据《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我国超重人群达2亿,肥胖人群超过9000万,超重率还呈上升速度较快的特点。可肥胖最大的影响不在于颜值,而是容易因此诱发心脏病、中风、糖尿病和某些癌症,严重威胁肥胖人群的身心健康。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国内的减肥行业也被视作是朝阳行业,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市场,包含大量主打减肥的代餐食品企业和“疯狂”的减肥训练营。根据公开信息及有关媒体报道,减肥训练营大概在2000年进入国内市场,一直到2008年都仅有零星几家机构,运营形式多为健身房+宾馆的简单结合。而到2015年,因北京奥运会的举办和《超级减肥王》中国版节目的播出,行业迎来第一次爆发式增长。

  此后,尤其是 2018年开始,受短视频传播影响,行业成本降低,减肥训练营热度暴增。截止2019年底,全国减肥营机构已有300家左右,主要集中于一二线城市,北京今天最高温达22℃将创今年新高 空气质,目标人群主要是家庭经济条件较好的肥胖人群,这种“花钱买罪受”的行为,还逐渐被90后、00后所接受。

  在某短视频平台搜索“减肥训练营”,相关视频已经多达十几万条,累计播放量破百亿。出现不少企业账号,这些账号发布的内容多是起营销作用,如训练营的生活实况,学员前后对比效果,风景绝美的度假酒店风光等等;还有一些大型连锁减肥营邀请明星打卡宣传,例如演员李心艾就曾参与了“巅峰体育训练营”的减肥计划,还曾直播晒减肥成果。

  而在这类视频中,往往能看到大量的粉丝评论,有人表示心动,迫切地询问价格;也有不少有减肥意向的人在评论区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人员这么多,训练指导会不会不细致?“有没有运动损伤的风险?”“饮食过少,运动量大,月经会不会失调?”“出营后体重会不会反弹严重?”

  一位从事医疗行业的女性肥胖者告诉课题组,从健康来讲自己最少需要减40斤,但很多方法都尝试过了,吃奥利司他减肥药、酵素,花高价请私教等等,还是没减下来。每当在抖音上刷到这种训练营的学员瘦身效果时她也难免心动,但怕高强度的运动训练会伤及膝盖,并考虑到工作原因无法脱离社会一个月,至今还没有报名入营。

  不过,短视频传播的同时也让大众看到了减肥营的另一面。一位曾从减肥营出营的网友发视频表示,减肥初期效果明显,后期遭遇瓶颈期减重困难,还带来了失眠、反弹、月经失调的后果,出营后曾由于抗拒情绪暴饮暴食复胖二十斤。

  在减肥营经过一番魔鬼式训练后成功瘦身,但出营后没多久又反弹,这种过山车式的落差带来的打击其实更大。深圳恒生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安赤颖告诉课题组,在她的肥胖门诊这类人群并不少见,减肥是减“脑子里的肥”,出营后如果意识和状态不改变,持续不了这种低摄入和高强度运动,体重其实很容易反弹。

  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医院疼痛科主治医师岑明华建议,对于大体重基数的减肥者来说,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运动,循序渐进,最好做到每周三到五次,每次半小时以上的中等强度以上的运动,同时还要注意保护自己的膝踝关节等。就算通过运动,短时间内瘦了下来,今后还是要继续保持运动,避免暴饮暴食,否则还是容易反弹。

  从全国的减肥训练营分部点来看,主要还是集中在国内一二线城市,价格上也呈现出地域性差距。据了解,目前市面上的减肥训练营多以28天为一个周期来定价,价格基本在几千元到几万不等。部分机构以住宿条件来区分价格,部分则以减重目标来估算,体重基数大的人估算下来可能需要十多万。

  不过总体来讲,价格较贵的还是我国的华南和华北地区,如广州、深圳、北京,单个周期基本在2万以上,其次是华东地区,然后是成都、重庆等西南地区。但具体价格还是要看所选营地的综合条件和住宿选择,例如,某减肥营在北京营地的单人间要24800元,而选择双人间只要16800元。

  在这类减肥机构中,随处可见商家推出的减肥达人,过往减重数据对比十分鲜明,如袁某从266.2斤减至155斤;吴某从179.8斤减至127.8斤;钟某从162斤减至128.2斤。

  细看广东市场,目前现有的大型连锁减肥营还是不少,例如“超燃型动减肥营”,在惠州惠阳区和惠东区都设有分部的“巅峰减肥训练营”等等。课题组观察到,连生产减肥产品的绿瘦也开设了减肥训练营,基地就在广州绿瘦集团自建园区,不仅有星级标准双人间,还有沿江别墅双层套房。

  在高德地图中搜索“减肥训练营”一词,显示深圳约有10家,如位于罗湖区的“某某达人训练营”,龙岗区的“某点减肥训练营”,盐田区的“某某式减肥训练营”等等。

  课题组随机选择了罗湖某家减肥营进行走访,了解到该机构为全国连锁型,于2006年成立于深圳,截至目前已创立减肥训练营、达人部落、减肥夏/冬令营等,在杭州、上海、长沙等全国35个城市都有分部。其中,训练营相比部落更为高端,主要体现在住宿环境上,前者是酒店式双人间,后者更像是大学宿舍床位;当然,前者的价格也贵出一倍。而夏/冬令营接收的主要是青少年群体,充分利用寒暑假时间而不耽误日常学习。

  相关工作人员向课题组表示,虽然总部在深圳,但深圳目前已经没有营地,广东地区的三家营地全部位于惠州,两家是酒店式营地,一家是主打性价比的部落。酒店式营地的收费大概是2万左右一个周期,而部落的收费大概是6千左右。同时,该工作人员还透露有双十一优惠,最高可减数千元。

  从该机构给出的一周课程表大概可以看出,学员每天的运动时间大约为6个小时,其中60%的时间是有氧运动,包括有氧操、搏击操、动感单车等等。工作人员称目前惠州营地中学员最多的有80人,除肥胖人群外,还有体重正常但是想要健身塑型的女性。

  课题组观察到该机构在美团上有9.9元的一周体验课,以此继续向其咨询。该工作人员表示,9.9元是指7天的运动课程费用,需另加收住宿费和餐饮费,根据选择的营地不同,加收费用在999-2999元不等。值得注意的是,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机构目前不只是接收减肥人士,还开设有教练培训营,15天左右速成,收费在1.5万左右。

  减肥训练营意味着不仅要与美食诱惑作抵抗,还要与高度强运动训练为伴。但能不能成功减肥谁都无法保证,甚至有可能连个人生命安全保障都需要打个问号,近年来频频有新闻曝出。

  据钱江晚报报道,2020年9月,杭州一名刚大学毕业的女生小璐为下定决心减肥,花4980元报名参加了为期一个月的封闭式减肥训练营,训练了近3天后,全身肌肉酸痛,尿液呈浓茶色,并且还出现呕吐的情况,送医院后被诊断为横纹肌溶解症,经过一周治疗才有所好转。接诊医生认为,小璐之所以出现横纹肌溶解症,是因为突然间的高强度训练导致肌肉组织严重受损,进而引起的临床综合征。典型症状为肌痛、肌无力、茶色尿,严重者可导致急性肾损伤等严重问题甚至危及生命。

  而除了这两个鲜明的例子外,还有不少值得令人警惕的事件。2020年,重庆市的刘先生在一家“减肥训练营”苦练了数日后,因尾椎体骨折进了医院;今年5月份,湖北荆州的王女士在一家“私人定制”减肥训练营运动一周后膝盖损伤严重,医生称目前身体状况不能再运动。

  花高价进入减肥营,其实对于大多数肥胖者来说都是“迫不得已”的选择。节食试过了,减肥药也吃了,健身房也去了,私教课也买了,然而很多人就是瘦不下来,或者瘦下来没多久又反弹回原样。这其中的原因可能包括运动多但是吃得也多,或者根本就不懂得如何运动;还有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减肥路上孤军奋战缺乏耐性。

  而封闭式减肥训练营的模式则有强烈针对性,饮食、运动和作息都是按部就班进行,基本处于少吃多运动得状态;有教练每天监督训练,一群肥胖的人在一起成团还能找到强烈的减肥归属感。进入减肥营,对许多人来说无异于花钱给自己找了个能监督运动和饮食的地方。

  因此,在减肥营当中,教练这个角色至关重要,不仅需要对学员的生活起居、运动饮食进行把控,还要在心理状态方面进行渗透式教育。而市场上大量减肥营难以招聘到合格教练,连运动方式和技巧都难以掌握,也无法评估每位学员运动量是否科学合理,使得不少学员出现身体不适时还以为是久不运动,多动动就好了。此外,不少减肥营除了开设减肥班以外,还开设了教练培训班,1个月不到就能速成,而这些“速成教练”可能转身就进入另一家减肥营当起了教练,并不具备科学完备的运动、饮食和心理疏导理论体系。

  营养师则是减肥营中另一重要角色,不少减肥营宣称“科学饮食”“专业营养师搭配餐食”“有蛋有肉有奶”,但实际上就是炒菜少放油,能吃素菜尽量就不吃荤菜,根本没有配备营养师,餐食无法满足每日所需营养。有用户曾晒出自己在减肥营的餐食:早餐一碗面一个鸡蛋,午餐凉拌菜,晚餐少量水果,全天下来基本都是素食,油脂摄入少得可怜。

  对此,深圳恒生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安赤颖表示,这种餐食搭配的蛋白质摄入太少,一方面有可能导致肌肉萎缩流失,使得身体代谢能力下降不易减重;另一方面,蛋白质是很多免疫系统的一些酶的重要合成物,一旦减少可能会使得免疫力下降体质变差,这也是很多人反映减肥过后容易感冒的原因之一。

  除了教练和营养师这两个“标配”可能不达标以外,还有许多训练营根本没有医护人员,没有保健医生,无法对学员的身体健康指标实时精准评估,在发生一些突发情况时也没法紧急处理或救治。而这点,也正是前文所提的两起事故发生的重要原因。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有些减肥营并非是单纯的日常饮食和高强度运动结合,还存在兜售保健品代餐产品的可能,入营前承诺不卖货,入营后有教练向学员“洗脑”,称只有配合这些产品才能瘦得更快。使得不少学员又交了学费,又交了“智商税”,并且最后有可能“钱财已空而脂肪依旧”。

  采写:南都·深圳大件事智库研究员 曾美媛 实习生 程艺 南都记者 李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最热文章